书海世界>青春>信长间奏曲 > 9.三郎
    平手政秀的Si,只让三郎沉默了一段时间而已,之后仍然我行我素,并未有任何改变。平日里仍然带着归蝶,还有一众随从前呼后拥的出城游玩。

    日本战国和欧洲中世时期本质上相同,此时,「座」统治着日本社会的经济市场。三郎每次外出游玩时,都能看见新兴/百姓出产农副产品的工商业者被行会盘剥的场景。三郎认为这极大的阻碍了经济市场的发展,于是,为了x1引更多的人来到自己的城下町,也要采取更优惠的政策,营造更为便利的环境,他决定打压「座」也就是日本式的封建行会,让自己领下的经济得到更好的发展,如此,势力也就愈发强大。

    他要免除城下町的市场税和商业税,x1引更多的商人聚集在织田的势力之下,然后废除「座」商人特权,取消他们对新兴从业者的支配权,这样便能让织田家的经济市场得到更好更快的发展,更加繁荣起来。刚开始只是在那古野城下试行,在之后的十多年里,三郎都致力于推行这个政策,把它落实到织田家全境范围内。这是织田家成为全日本最强诸侯的开始。

    隐藏在暗处的信长得知平手政秀切腹后却十分难过,他避开三郎以及织田家臣,悄悄站在平手政秀的墓前吊唁,沉默的看着三郎和归蝶嬉笑逐闹,妻子的脸上绽开从未有过的笑容,那种幸福的模样是怎么也无法伪装的。信长的心情因此沉重,在清澈的水面之下,三郎和他面对面,三郎是他的影子,而他也是三郎的影子。

    四月下旬,归蝶给道三写信报告了织田家的情况,并表明信长面上飞扬浮躁,实则深不可测,叫他千万不可背弃盟约,轻易同织田家为敌。

    斋藤道三因此对信长感到好奇,于是便向三郎提出邀请:我将前往富田的寺内町下的正德寺,望nV婿织田上总介大人前来一叙。期待此次会面。毕竟双方皆为领主,见面事关重大,不可轻慢,只好约在对双方来说都是安全值得信任的地方。

    道三之所以提出会面,不仅是因为归蝶对信长的评价,还有周围人对信长多有偏见,纷纷当着道三的面说:您nV婿可真是块蠢材。

    那时,道三常常回道:人人都以为是蠢材的人,往往并非蠢材。这次会面正是为了确定信长究竟是否为愚蠢之人。

    三郎这边收到道三的来信后,欣然接受邀请,渡过木曾川、飞騨川赶来。

    富田是个拥有七百间土地与庄户的富饶之处,从大阪请来了住持,又拿到美浓、尾张的印判文书,得到土地免税许可。道三觉得信长并非正派之人,想在会见时嘲笑他被震惊的样子,因而选了七八百名老家臣,让他们穿着正式的肩衣、袴、衣裳,皆以正装打扮排在正德寺堂前的外廊上,就像之前告诉信长的那样安排了一番,随后自己却藏在郊外的小屋中,打算一窥信长前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日吉也是贫民出身,但他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,他从不肯老老实实的种地g活,当一辈子农民。他的梦想是成为武士,从普通的百姓鱼跃龙门,晋升到统治阶级。为此,他怀有极大的热情,听说信长经常出城,于是他便每天都等候在城堡外,就为了与信长偶遇。只可惜每次都被信长的随从驱赶,这让他实现梦想的道路上充满艰辛,但即便如此,他也仍未放弃。

    此时,在尾张郡的中村今名古屋市·中村区,农民们正忙碌地劳作。他们身穿破烂的衣裳,手持镰刀,在田野进行艰苦的劳动。田野里,青sE的稻田随着微风吹拂,翻起了层层波浪。农民在田野里走来走去,不断地栽种、施肥着。他们的脸上写满了疲惫和汗水,但依然坚定地忙碌着。

    快看!信长来了!有百姓指着夹在田野间的乡间道路,兴奋的喊着。

    三郎正带着队伍前往正德寺。一众织田家的士兵分成两列,以行军姿态行进着。整个队伍如蜿蜒的长蛇一般。三郎用h绿sE的平打纽束起茶筅髻,敞着褪掉袖子的单衣,金银饰鞘的大刀与胁差的长柄用麻绳捆在一起,刀柄上的带环则是粗苎麻绳做的,他的腰上像猴子那样挂着七八个打火袋或葫芦之类的东西,穿着由虎皮、豹皮拼接四sE做成的半袴。他所携队伍有七八百人,整齐地排列着,总共带了五百支足有三间半长的红枪,还有五百挺弓与火绳枪,为了步调一致特意让强健的人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日吉兴奋地看着那个人,径直追赶了上去,但他不敢靠近信长/三郎,只敢在队伍边围观。

    在路上,他遇到了一个带着兜帽,把整张脸遮住,只露一双眼睛的奇怪男人。

    那个奇怪的男人眼神复杂,也是望着信长大人的背影久久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日吉凑上去,笑着,信长大人真是个奇葩,不过,他带了好多铁Pa0火绳枪来呢,真威风!

    奇怪的男人似乎有些虚弱,他频频握着拳头抵进嘴唇咳嗽。

    日吉有些不忍,便挠着乱糟糟的J窝头道,那个,我听老人说吃泥鳅能治疗咳嗽,你要不试试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