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从吃过烤鱼,竹九有很长一段时间会专挑元爷爷在家的时候去玩。

    元爷爷很大方,不像元铁公J那么小气。

    他每次都会给竹九很多零食,包装袋上印着密密麻麻的abcd。这些东西她在县里最大的超市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但竹九不懂为什么,元忆总是自己什么也不吃,还傻愣愣坐那盯着她吃,她觉得他脑袋有病。

    不知道哪天,竹九NN知道了这件事,责令她不许再去,竹九被训斥地不好意思,只好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但第二天早上,竹九睡醒后刚出房间,就看到元铁公J坐在她家沙发上和NN说话,竹九迅速躲回房间偷听。

    “昨天她没来外公就猜到了,让我今天来找她。零食很多我也吃不完,小竹也会带玩具和我交换,我想和她一起分享。”

    竹九呆呆地靠着墙,心想元忆好像也没那么坏,下次打架让他一回吧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后,竹九不管元爷爷在不在家都会去玩,因为—她突然发现逗弄元忆b吃零食更有趣。

    虽然元忆挺嫌弃她的,但是她就喜欢看他吃瘪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,他们一块上了小学三年级。

    两人都长高了不少,特别是元忆,五官的JiNg致感逐渐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竹九不知道这是“长开”,她总觉得元忆背着她吃了什么灵丹妙药,才越长越好看,专门讨小nV孩喜欢,特别在看到很多nV孩子围着他转以后更坚定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竹九决定周末b问元忆这件事。

    但这个周末却发生了一点意外。

    竹九去找元忆时,看见一辆又大又漂亮的车,就停在元忆家门口。

    竹九没多想,进了元忆家前厅后发现一个人也没有,竹九沿着过道往后院走,直到在过道尽头看到元忆的身影。

    竹九眼睛一亮,准备吓唬吓唬他,刚刚走近,

    “砰!”花盆杂碎的声音突然传来,竹九吓得一颤。

    “他要是和我离了,元忆也不会好过!”听到陌生的声音歇斯底里地喊出熟悉的名字,竹九当场愣在了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