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九和元忆在读学前班时就认识了。

    小时候竹九就听NN说起元忆家里有钱有势,富的流油。

    他的父母在京都定居,他生于京都,只不过由于父母工作繁忙,经常国内外来回跑,无暇顾及,就将元忆送回H市外公家照看。

    老爷子远离繁华都市,本就想图个清净,安度晚年,一开始当然是不乐意。

    但想想老婆子走了好些年,自己一个人也怪孤独,最后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竹九NN家和元忆外公家就隔了两条街。

    竹九是爷爷NN带大的,她爸是一滩烂泥,赌博喝酒样样JiNg通,赚钱养家倒是一个不顾。

    竹九的妈妈在她一岁多的时候就跑了,NN和爷爷成了竹九唯一的依靠。

    爷爷NN读过书,对竹九的教育很重视,给她的Ai也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竹九从小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,特别对于元忆来说,她简直是个活阎王。

    元忆刚来永安县时,一直摆着富家少爷的架子,留个寸头,痞气的很,丝毫不把竹九放在眼里,说她是土妞,是nV土匪。

    竹九忍不了,水枪一扔,猛地扑上去揍他。

    元忆没打赢,躺在地上哭的昏天黑地,竹九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最后元忆还是被外公扛回去的,他趴在外公的背上发誓他再也不要出门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,竹九被爷爷NN教训了一顿,还被b着去给元忆道歉。

    短短五六分钟的路y被她走了半个小时,直到停在他家后门徘徊不前。

    元忆在院子里踢球,转头就注意到愁得在外面转来转去的一团,

    “你做贼呢”

    竹九一惊,转头看见抱着足球的元忆恶狠狠的盯着她,她不由心虚,m0了m0耳垂,假装咳嗽两声

    “出来散散步。”元忆满脸不信,正准备赶她走,